必威app下载 > 学历查询 > 农村留守女童频遭性侵,校园性侵害频发

原标题:农村留守女童频遭性侵,校园性侵害频发

浏览次数:162 时间:2019-09-23

家住河南省固始县某村的小丽(化名),是一名小学五年级的留守儿童。去年8月30日,小丽因为身体不适被外婆带去检查,发现12岁的她竟已怀孕4个月了。

为何会出现校园性侵犯案件?

根据“女童保护”公益组织调查显示,农村儿童被性侵的案件近年来呈现高发趋势。在2016年公开报道的433起儿童被性侵案件中,受害者为农村儿童的有329起,占比75.98%。农村哪类儿童容易遭受性侵?哪些人容易成为性侵施害主体?如何保护农村儿童免受性侵害?近日,记者采访了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中心律师赵辉,请她来谈一下如何保护农村儿童有效防范性侵。

全国妇联近年调查显示,目前我国约有8700万农村留守人口,其中留守儿童约5800万。越来越多的罪恶之手伸向留守儿童,亟待加强保护。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校园是否安全与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案件的发生具有一定关系。学校安全制度的不健全也是导致校园内性侵害案件发生的直接原因,特别是一些农村地区学校的安全问题仍然需要加强。校园内性侵害案件的发生场所多为教室、学生宿舍、教师宿舍、学校内废弃的房屋以及广播站。学校既没有安排教师值班巡查,也没有给学生宿舍配备必要的防护措施,一些校外人员便乘机进入校园实施侵害行为。

记者:近年来,农村儿童性侵案件呈高发趋势。哪些农村儿童容易成为犯罪人性侵的“目标”?

受害者多为“爷爷奶奶照顾下的留守女童”

校园性侵害案件的发生,也与个别校长、教育管理部门监管失职、法律意识淡薄有关。有教师对学生猥亵近8年,老校长认为家丑不可外扬,淡化处理。花甲老教师猥亵6名小学生案件中,该县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告诉媒体:“有悖师德,但情节轻微。”某小学教师栗某在乡中心小学长达四年的时间中,在校内多次强奸、猥亵幼女,犯罪手段恶劣,被法院判处死刑。而栗某之所以能够长时间奸淫、猥亵幼女,与学校的疏于管理有直接的关系。校长认为“栗老师只是与学生有动手动脚行为,并不太严重。”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赵辉:农村大部分留守儿童由于得不到有效监护和全面保护,在受到侵害后又不能及时告诉亲人,因此成为了一部分犯罪人性侵害的“目标”。比如贵州习水县案件中的10多名受害人,缺少家长有效监护的未成年人成了被侵害的主要对象。留守儿童一般在农村跟随年迈的爷爷奶奶或者其他委托监护人生活,由于身体、经济等各方面原因委托监护人不能尽到充分的监护义务,使未成年人缺乏全面的保护和管理。而且在性侵害案件发生后,由于父母不在身边,留守儿童也不愿意或者害怕将遭受侵害的事实告诉委托监护人。

“小丽的遭遇并非个案。”据河南省固始县检察院统计,仅去年,该院就办理了19起农村留守儿童性侵害案。

“目前很多都是行政处理,也就是说当成内部问题来解决。”熊丙奇[微博]说。

除了留守儿童外,流动儿童也容易成为犯罪人的侵害目标。在统计的一起案件中,4名不满14周岁的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先后被骗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偏僻树林里被强奸。这些学生的父母忙于打工,无暇顾及对年幼子女的接送。侵害人便利用了这个机会实施犯罪行为。因此,外来务工人员和学校应同时加强安全措施,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也应做好自我保护的教育,提高防范侵害的意识和能力。

检察官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这些案件的受害人大(微博)部分未满14岁,全部未满17岁。“受害者大多是在爷爷奶奶照顾下长大的留守女童。”

“现在大部分校园都是安全的,但在我们做的关于儿童性侵害案件的调查研究报告看,媒体披露了个别学校对于此类案件,充当和事佬,不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而是企图掩盖事实。”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律师韩晶晶说,她发现,在媒体报道的案件中,某教师在某所学校曾猥亵学生,教育部门的解决办法是将该教师调到另一所学校任教。“这就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纵容了教师,他会实施对更多孩子的侵害,让孩子受到更多伤害。二是调到其他学校,使得教师准入无法把关。”

记者:近年来,农村校园成为农村儿童遭受性侵的高发区,这类案件的原因是什么?如何防范?

在小丽的案件中,公安机关调查后发现,曾参与侵害的人竟然达4人之多。

“尽管目前出现了一些教师性侵害学生的案例,这需要引起教育部门的重视,但另一方面,我们要相信绝大多数教师是好的,他们同样痛恨那些师德败坏的教师,不要因为个别案件,给其他教师造成压力。”党的十八大代表、未成年人保护专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说。

赵辉:校园性侵害案件中,有两个明显特点值得关注:一是农村处于高发状态,有60%的性侵害案件发生在农村;二是高比例的教职工性侵害,在统计中占到校园性侵害的70%。受害人数多和侵害持续时间长也是校园内性侵害案件的特点。校园性侵害对被害人受到的伤害和影响巨大,除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外,还将要面临着辍学、转学、厌学等问题。

其中一名同村老人李某,曾以种种借口多次把小丽叫到自己家,对小丽做出猥亵行为,并威胁如果敢透露给外人,就要将她“扔到河里”。另两名学校老师,经常以让小丽送篮球去篮球室为由,在篮球室对小丽进行性侵犯。还有一名远房亲戚,也曾对小丽进行性侵犯。

为何迟迟未发现?

学校对于教师教育、管理的松散是校园性侵害案件发生的重要原因。这体现为学校没有建立对教师的定期教育制度,没有将预防性侵害作为重点工作,法制观念淡薄。例如有的案例中在发现老师实施性侵害行为后,学校竟然直接作为中间人努力促成“私了”。学校安全制度的不健全也是导致校园内性侵害案件发生的直接原因。虽然校园安全已经成为教育部门高度重视的问题,但是一些学校特别是农村地区学校的安全问题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强。这些性侵害案件发生的场所多为教室、学生宿舍、教师宿舍、学校内废弃的房屋以及广播站。学校既没有安排教师值班巡查,也没有给学生宿舍配备必要的防护措施。

事实上,不仅在河南省,近几年来,留守女童遭受性侵犯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都屡有发生。

未成年人的认知和辨别是非的能力较差,认识不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侵害行为的性质。一些未成年人即使能够诉说,但是有时候成年人往往采取不相信或轻易否定的态度,告诉孩子“不要乱讲话”。

记者:农村家长和农村学校如何加强教育,提升儿童防范意识?

2011年下半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某乡镇的一位年仅6岁的留守女童小凤,被60多岁的邻居老头以小恩小惠的方式多次诱奸,长达半年之久。

熟人作案多、侵害时间长,是一些校园性侵害案的特点之一。梳理这些曝光的校园性侵害案,发现一些学生长期、连续被猥亵。

赵辉:家长们尤其是农村的家长们在儿童性侵害方面存在认识误区,很多家长不和孩子讨论性侵话题。但是在生活中确实存在着可能伤害孩子的人。家长可以利用新闻,来和孩子讨论,要对性侵问题提高警惕性。家长要告诉孩子什么是隐私部位,要勇敢拒绝他人触碰,告诉孩子应该如何安全保护自己。家长应当对孩子给予足够关注,当孩子出现一些异常时,要及时与孩子沟通,以免孩子长期反复遭受侵害。

2009年3月8日,江苏省睢宁县古邳镇某村村民曹某趁无人之机,将本村年仅11岁、患有中度精神发育迟滞、无性防卫能力的留守女童小容强奸。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对340个案件的统计显示,监护人性侵害的平均持续时间为4.8年,老师性侵害的平均持续时间为2.3年。

农村学校可以通过课堂教学、讲座等多种形式开展性知识教育、预防性侵犯教育,教育学生特别是女学生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了解预防性侵犯的知识,知晓什么是性侵犯,遭遇性侵犯后如何寻求他人帮助。教育学生特别是女学生提高警觉,外出时尽量结伴而行,离家时一定要告诉父母返回时间、和谁在一起、联系方式等,牢记父母电话及报警电话。另外要加强日常安全管理。建议学校检查日常安全管理制度是否存在漏洞,重点检查教职工、学生是否有异常情况,特别是要关注班级内学生尤其是女学生有无学习成绩突然下滑、精神恍惚、无故旷课等异常表现及产生的原因。

2008年,某地一留守女童被爷爷性侵犯,长达十年才被发现。奶奶出于“家丑不外扬”的心理,一直未对其进行救助。

为何此类案件迟迟未被发现?

记者:如何从法制层面加强对儿童的保护,使他们远离“性侵”的魔爪?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近年的研究报告表明,在对未成年人实施的性侵害案件中,老年人作为较特殊的群体,占比例相当大。在该中心统计的340个案件中,50岁以上老年人实施的性侵害案件有45件。其中,发生在农村的比例特别高,占该类案件总数的82.2%,年龄最大的侵害人83岁。

“目前校园性侵犯案件被发现主要有几种形式,一是被周围人发现报案。二是孩子终于说出口了。三是家长[微博]发现孩子有异样,比如闷闷不乐或者身体出现异样。如果不是孩子自己说出来,很多案件可能到现在还未被发现。”熊丙奇说,这也反映了孩子们自我保护意识缺乏。

赵辉:近年来国家在预防和惩治儿童性侵犯罪方面的立法不断在完善。2013年教育部、公安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联合发布了《关于做好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见》。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2015年《刑法》废除了嫖宿幼女罪,对相关行为依据强奸罪的对应条款处理,且从重处罚。同时,将猥亵14至18周岁的男性未成年人入刑,弥补了过去立法上的空白。

性侵害案件中的老年犯罪者,一般都是被害女童的邻居、同村人或家长(微博)的朋友、亲属。老年人一般采取给零花钱、买糖果、方便面或买衣服等理由,哄骗被害人后实施性侵害,不少案件中存在多次、长期侵害。

熊丙奇认为,长期以来,我们的教育引导学生选择性地展示美好一面,而坏事却不敢告诉父母。如果学生能够懂得,在现实生活中如何不伤害别人,又如何保护自己,一旦遇到伤害可以检举、报警,也就不会拖这么长的时间。

现行法律确立了“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依法从严惩治”的原则,对被侵害的未成年人特殊、优先保护,切实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明确规定了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未成年人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员、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冒充国家工作人员,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在从重处罚的基础上,更要“依法从严惩处”,对于强奸未成年人的成年犯罪分子判处刑罚时,一般不适用缓刑。

“这类案件数量之多,一方面体现了未成年人很容易上当受骗,心理比较单纯,自我防范意识和能力弱。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老年人的生活状态令人堪忧。绝大多数生活在农村的老人或者随子女生活,生活不自由,或者丧偶没有再娶,常常感到孤单和空虚。在此情形之下,对身边的未成年人实施了侵害行为。”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分析。

佟丽华分析认为,性侵害案件的发生一般没有第三人在场。而未成年人的认知和辨别是非的能力较差,侵害人易于采取欺骗、诱惑等方式实施性侵害,使未成年人意识不到这是一种侵害行为。有些未成年人由于年龄小、生理卫生知识缺乏等原因,认识不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侵害行为的性质。

法贵执行。目前最重要的是法律、政策和相关制度能否真正得到执行,如果能把上述意见规定的制度真正落在实处,我们就能在实践中为儿童免受性侵害建立起保护的大屏障。

留守女童侵害案“发现难,取证难”

河南桐柏县教师猥亵学生事件的一名受害学生告诉媒体,杨老师经常会在班上摸孩子,还威胁她们,不许告诉家长。她们反抗,杨老师就打她们。杨老师打她们主要用木板,抽她们的手。她们很怕杨老师。

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法院2010年的报告显示,当前留守女童遭遇性侵犯的案例中普遍呈现“发现难、取证难”的特点。“由于被害人年龄小,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多数被害人在案发后没有跟任何人讲。这导致案件一般都是事隔几个月、甚至几年以后才被发现,此时有关证据已经灭失,给案件侦破带来困难。”

“孩子自护能力比较弱,有些孩子分不清正常的接触和性侵害的区别,加上教师对学生的权威性,使得学生不敢说。另外,有些学生分清了,但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应该告诉谁。有些还是通过日记或者家长追问才得知的。这导致被侵害时间很长。”韩晶晶分析道。

而在案件的事后追责中,也存在着不少被害女童权利被忽视、甚至被侵害的现实。

“在未成年人遭受亲属、邻居等熟人侵害的情况下,一些未成年人即使能够隐约地将侵害行为向家长等成年人诉说,但是成年人往往采取不相信或轻易否定的态度,告诉孩子‘不要乱讲话’等。成年人的忽视往往使未成年人受到更严重的伤害,也使案件很长时间内不能被发现。”佟丽华说。

在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办理的一起案件中,玲玲(化名)一个人住在出租房,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回了老家。就在这期间,14岁的花季女孩被邻居带走强奸。

河南桐柏县教师猥亵学生事件中,很多家长还称,孩子曾很多次闹着不想去学校了,想换个学校。家长总以为孩子在无理取闹。虽然孩子不情愿,还是被强拖到学校上课。直到案发后,家长们才意识到孩子的转变是有原因的。

发现后,玲玲的父母报了案。在案件审查起诉阶段,玲玲的父亲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但是检察院让其在案件移送到法院后再提。

在未成年人遭遇性侵害的案件中,不得不提的一个群体是留守儿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微博]研究员从前些年就开始关注,他说:“这些留守女孩遭到侵害的案件并非偶然,外出务工的父母不能给孩子有效的安全的保护,留守女孩又缺乏性安全教育,学校的保护措施又不容易覆盖到孩子家庭生活,这时就会给犯罪分子留下可趁之机,其中农村未成年留守女孩最容易成为性侵害的对象,而这种性侵害对孩子心理伤害程度最深,最难以恢复和治疗。”

过了很长时间,案件也没有消息。焦急的玲玲父亲到法院询问进展,法官才告诉他,案件已经判决了,被告人因强奸罪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由于被害人受伤不严重,没有什么需要赔偿的”,所以直接对刑事部分作出了判决。

一旦发生如何求助?

“该案充分暴露了对未成年人诉讼权利的漠视,没有充分保障其权利。”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在报告中这样评价道,“建议司法机关严格遵守法律规定,切实履行职责,尊重和保护未成年被害人的诉讼权利,依法办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案件。”

告诉年幼的孩子,别人不能随便触摸你的身体,特别是敏感部位,你也不能随便触摸别人的身体。立即到医院检查,并保全证据。家长不要私了,应立即报警。同时要保护孩子隐私,并给孩子专业的心理治疗。

实际上,2006年12月通过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就已明确:“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可以应犯罪嫌疑人家属、被害人及其家属的要求,告知其审查逮捕、审查起诉的进展情况,并对有关情况予以说明和解释。”

性侵害给未成年人造成的伤害,后果很严重。如何提高学生自我防范意识?发生后又该如何求助?

留守儿童“防火墙”,亟需社会搭建

“从小应该给孩子灌输一个意识,就是别人不能随便触摸你的身体,当然你也不能触摸别人的身体,隐私部位更不能触摸。当孩子接受这个观念,如果有人这么做,她就会表现出抗拒,比如喊叫。喊叫后,犯罪分子就可能停止他的行为,其他老师也可能会知道。这个方法对于教育孩子如何防止性侵害是简单有效的。”孙云晓说,“教育孩子,一旦受到伤害,这不是你的错,你要大胆告诉你信任的人。有的女孩特别害怕这种事,认为只要自己沾上一点这样的事,父母就会说是自己不好,所以她就不说。孩子的性教育首先应该在家庭中进行。”

留守女童性意识缺乏,导致受到侵犯而不自知,是女童身心安全的重大威胁。因此,事先预防变得刻不容缓。

“现在女生性发育的平均年龄是9.2岁,平均来例假的时间为12.54岁,男生性发育的年龄是11岁,平均初次遗精的时间为13.85岁。男女生性发育时间的提前,要求我们从小学就开始进行系统的性教育。”孙云晓说,进行性教育是一件专业的事,目前我们的师资准备不足,教育部门一定要培养进行青春期性教育的师资,而且要把教材编好。社会也应当有一些援助机构,提供支持与帮助。

华中师范大学(微博)彭晓辉教授认为,在预防中,对留守女童的性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熊丙奇也认为应该增强学生的公民教育和生活教育。他认为,公民教育是教育孩子作为公民的权利,生活教育则是教育孩子了解生活、懂得生活中应该处理的事情。“在英国,对孩子在学校如何保护自己,有具体的、操作性强的做法。比如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许别人摸、小秘密要告诉妈妈、不保守坏人的秘密等。”熊丙奇说。

“首先要对农村地区的学校师资进行必要的培训,让老师教授相关的知识。可通过主题班会的形式开展性教育,让她们了解基本的性知识,知道怎么拒绝、怎么保护自己。”

熊丙奇也特别提醒,每次校园猥亵事件后,都应该关注受害人的保护问题,救助最不应该缺位,否则会造成终身影响。但有些农村学校因条件简陋、师资匮乏,在心理方面的救助也难以到位,建议公益组织介入。他建议让未成年人远离遭受侵害的环境,避免遭受进一步侵害。

彭晓辉教授认为,除了学校承担教育责任之外,基层计生部门也应发挥作用。“现在很多地方计生干部的工作重心,应该由抓超生转换到保护女性上来了。对留守女童的性教育、对农村妇女的性安全教育,需要计生部门承担起这个责任。毕竟,政府部门掌握的资源多,影响力大。”

“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案件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给未成年人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然而,各种媒体的报道表明这类案件总在频繁发生。如果这些未成年人在受到伤害后不能得到专业及时的法律帮助,权利不能得到有效保护,受到的伤害会更大,也会感到公平正义难以实现。此外,在这类案件中,一般情况下未成年受害人与侵害人相比明显处于弱势地位,不管是在力量还是在心理方面都不如对方,因此更需要专业人员的帮助。”佟丽华说。

固始县检察院刘文栓检察官认为,留守儿童缺乏必要的监管,是其容易受到侵害的主要原因之一。“留守的老人照顾不周全,在这样的情况下,孩子自己外出很容易受到欺骗。”

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案件发生后,一些未成年人或者家长不知所措,韩晶晶建议,应该第一时间报案。“报案对于保护证据、保护孩子非常重要。”韩晶晶说,也应立即到医院检查,并保全证据。

当前,大量农村人口外出打工,诞生了很多只有老人和幼童的“空巢”。留守老人受体力、文化程度等因素所限,照顾孩子的能力相当薄弱。而目前的村组织,也还难以承担起照顾每一位留守儿童的责任。

佟丽华说:“以下证据对于案件认定也具有重要的作用:被害人身上的伤痕;被害人抓伤侵害人的伤痕;被害人被撕破的衣服;从犯罪嫌疑人处获得撕扯过的衣服;迷奸案件中剩余的药物或者盛放这些药物的酒杯等;被害人对犯罪嫌疑人隐私部位及特别特征的描述;被害人对犯罪嫌疑人穿着等特征的描述;侵害人是否在场的证明;与网络有关的性侵害案件中的网址、IP信息以及聊天记录;犯罪嫌疑人承认罪行的录音;企图‘私了’的‘私了协议’以及私下协商解决的录音;侵害人留下的毛发以及其他物品等。”

对此,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认为,我国农村地区对于留守儿童的社会服务工作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佟丽华认为,性侵害发生在学校,如果学校有过错,可以向学校提出民事赔偿。2006年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学校、幼儿园、托儿所应当建立安全制度,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采取措施保障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六条的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依法负有赔偿责任的人包括学校、幼儿园等,如果这些机构没有尽到管理义务,存在过错,是对刑事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单位。依照现有的法律规定,学校对这类性侵害案件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目前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各方面的安全保障都成问题,包括性侵犯、溺水死亡等,在安全管理上面临很大的障碍。因此,我认为,目前在农村的社会服务方式应该有所创新。”

怎样从制度上防范?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以社区为基础的基层儿童福利服务网络,目前在我国已初具雏形。2010年,由民政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机构联合在山西、河南、四川、云南、新疆的12个县建立了中国儿童福利示范区。在那里,已有近8万名孩子接受了儿童福利主任的家访,24965名儿童和抚养人参加了儿童早期发展活动。然而,该保护网络的覆盖范围还未及广大的农村地区。

明确界定性侵害,调整立案标准,坚持最低限度的容忍、最高限度的保护,该重判的坚决依法重判。实行教师准入制,对教师性犯罪知情不报的教师,要开除出教师队伍。加强并重视农村地区未成年人保护机构的建设。

参与发起示范区的北京师范大学(微博)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教授呼吁:“我国传统的儿童养育观念到了亟需改变的时候。除了家庭,国家和社会应承担起更多养育儿童的责任。”

“事件暴露后,很多人聚焦于孩子自护能力低,提高孩子自我防范的能力是一个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完善制度。”韩晶晶说,“面对成年教师,年幼的孩子无力进行自我保护,需要外界保护,需要完善并落实相关法律法规。”

分享到: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国立法并没有界定性侵害的概念,只是在刑法中规定了每种性侵害犯罪的概念以及刑罚。《未成年人保护法》首次明确提到了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害。该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害”。但作为一部未成年人保护的原则法,该法没有对性侵害作出具体规定。

今年六一前夕,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三起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犯罪典型案例,其中之一是利用教师身份侵害学生身心健康的鲍某强奸、猥亵儿童案,鲍某被依法判处死刑,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核准已于近日执行。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最高人民法院今后将指导各级法院进一步加大对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犯罪的惩治力度,坚持最低限度的容忍、最高限度的保护,该重判的坚决依法重判。

“现有的立案标准,值得商榷。”佟丽华说,“在对未成年人的性侵害案件中,现行的立案标准并不适合。因为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案件,一般没有第三人在场,如果仅凭未成年人的证言,特别是受害未成年人年龄比较小时,公安机关一般不立案。而实际上要求未成年人及其家长自行收集提供基本证据是不现实的。一方面是因为一些年龄较小的未成年人不知道什么是性侵害行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发生性侵害后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另一方面有些案件是经过较长时间才报案的,基本的物证已经不存在,而未成年人及其家属又没有能力搜集其他证据。即使未成年人及其家长提供了一些基本的证据,但是公安机关对此却有比较严格的标准要求,这些证据也不能充分发挥作用。”

案件发生后,很多人直指“师德”。对此,熊丙奇并不完全认同。“这不是道德的问题,是法律的问题。”熊丙奇认为,类似案件一旦发生就应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这是原则问题。而且,更应强调依法治校,对教师进行法制教育。个别教师、校长遵纪守法意识薄弱,有些问题出于面子原因,认为是家丑,充当保护伞,内部处理或者不了了之。对于类似事情,应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而很多类似案件都没有走到法律程序。熊丙奇认为,当务之急是落实法规,如《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完善法规。

“从师资队伍上说,应实行教师准入制,同时,监督机制也要完善。在教师准入之后,要对在职教师进行师德培训。”孙云晓说,“一方面,我们要相信我们的老师,另一方面,可以合理对教师与学生接触做出一些限定。比如,不在宿舍对学生一对一辅导。宿舍是比较隐私的环境,不适合辅导学生。与学生谈话应该在办公室进行,并且把门敞开。”

其实,早在2003年《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通报辽宁等地相继发生教师强奸猥亵学生事件的情况》中,已明确提出坚决打击教师队伍中的性犯罪分子,严惩不贷。对事件相关责任人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学校管理松懈,发生教师性犯罪事件的,要坚决依法追究校长、教育行政部门领导和相关管理人员的责任,严重的要撤销行政职务和开除公职。对推卸责任、延缓上报的要追究学校领导的行政责任,对包庇罪犯、隐瞒不报的要坚决依法追究有关领导及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这份通报还明确指出,学校每个教职工对学生人身安全都负有保护责任。对教师性犯罪知情不报的教师,丧失了作为教师的基本职业道德,要开除出教师队伍,永不录用。韩晶晶认为,好的制度落实、落地才能真正起到预防校园性侵害的作用。

孙云晓认为,对孩子的性教育,家长的角色不容忽视。目前有45万所家长学校(包括中小学、幼儿园),应该将性教育列入其中。鼓励家长自己学习。另一方面,要加强对学生的教育。对学生自我保护的教育,应该是明确的教育。“要预防留守女孩可能受到的性侵害,这需要家庭、学校和社会多方努力,加大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宣传和推广力度,加强农村地区未成年人保护机构的建设。外出务工的父母要给孩子更多的沟通和关爱。”孙云晓说。

很多农村留守儿童都是与年迈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老人本身就需要别人照顾,对孩子起不到完善的监护作用。“能否得到有效监护,是保护留守女童的关键。《未成年人保护法》提出,父母因外出务工等原因不能履行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应当依法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如果政府部门能有一个长效介入机制,可能会更好。在预防校园性侵犯中,光靠教育是不够的。”韩晶晶说。

————相关链接————

近期发生的校园性侵害事件

●5月8日 海南万宁,校长带着女生开房。当日,万宁市一小学校长陈在鹏和房管局工作人员冯小松带6名小学女生开房。目前两人涉嫌强奸罪被提起公诉。

●5月15日 安徽潜山,校长12年性侵9女童。杨某涉嫌强奸猥亵儿童罪被提起公诉。

●5月18日 安徽舒城,男教师猥亵7岁女生。50多岁的数学老师王某某被刑拘,并承认犯罪事实。

●5月20日 山东青岛,幼儿园保安猥亵儿童。两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

●5月21日 河南桐柏,54岁教师猥亵女生。28日,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批捕。他在2010年至2012年的师德考评中均为合格。

●5月21日 湖南嘉禾,小学老师猥亵多名女生。26日,该教师已被刑拘。

●5月22日 广东雷州,小学校长性侵2名女生。雷州某小学校长郑某于22日自首,已被刑拘。

●5月27日 广东深圳,教师猥亵4名学生。已被刑拘。

●6月6日,上海,一所国际学校的一名外籍教师涉嫌性侵多名儿童。

●7月15日,陕西石泉,云雾山镇中心小学教师蔡某因涉嫌猥亵儿童,被石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7月18日,安徽庐江,小学教师猥亵6名小学生。年近花甲的四年级语文老师周某,假借给孩子上辅导课的名义,在宿舍内对多名女生进行猥亵。

●7月21日,安徽肥东,一男子3次潜入校园猥亵6名女童被起诉。

本文由必威app下载发布于学历查询,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村留守女童频遭性侵,校园性侵害频发

关键词:

上一篇:贪玩儿子成美国高考状元,高中生参加美国高考

下一篇:没有了